商务部支持老旧小区改造建菜场、便利店、停车场
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经查,两个月内,向武某购买防疫物资被骗的被害人来自内蒙古、辽宁、江苏等多地,涉案金额超过300万元。

警方发现除葛女士外,还有多人向武某购买防疫用品未收到货物。而且武某行踪不定,已搬离原来住址。3月1日10时许,警方找到了武某并将其控制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疫情期间,武某在朋友圈发布虚假售卖防疫物资的广告,以兜售口罩、额温枪为名骗取钱财。今日(3月27日),新京报记者从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获悉,嫌疑人武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。经初步核查,涉案金额超过300万元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如今,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、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,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,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,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。

办案民警介绍,今年1月底,市民葛女士报案称,她受某慈善基金会委托,收购口罩捐赠给一线防疫部门。她通过朋友介绍,与自称有货源的武某相识,双方约定以1.9元的价格订购55万只一次性民用三层口罩,总价104.5万元。葛女士一次性付清全款后,武某分三次交付了5.5万只口罩,此后不再发货,也不退还货款,并将葛女士拉黑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至此,科威特境内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量已达225例,其中57例已病愈出院,其余患者均在医院接受隔离和治疗,其中11名患者病情较为严重。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

无独有偶,在另外一则视频中,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,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,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、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